山河知道我    ——入伍大学生访谈(五)
发布时间:2017-06-04 浏览次数:

 

我是南京中医药大学卫生经济管理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2013级学生叶震航,于20149月应征入伍至20169月退出现役,现服预备役。

退伍后陆陆续续有很多朋友来向我咨询关于入伍的相关信息我一向都十分支持参军入伍不过是两年光景。我相信每个人内心都曾萌发过军旅念想,也曾想“挥斥方遒,指点江山”,却总是却步于对军队的无知与对未来的迷茫中。

满载军魂的绿皮火车,将我们拉到了远离家乡两千多公里外的军营。新兵三个月,我也曾感到无助,迷茫,恐惧。可是人生在世,无非“信念”二字。越是感觉与大学生活反差巨大,我就越是觉得不虚此行。青春韶华不过三五载,我实在不愿如此平淡无奇的度过。难道当自己不再少年时,可堪回首的只余下那份无处释放的满腔豪情?一腔热血,注定要不平凡啊。

作为中国“最后的骑兵”一员,我无比自豪。春风摇曳时,与战友们一道训练马背功夫,跃马跳马游刃有余;夏日炎炎时,驻扎在与世隔绝的草原上,巡视着祖国的壮美河山;七月流火时,融入每所高校,尽勉教官之责,传达国防之重;大雪纷飞时,在除夕夜紧握钢枪,保卫身后那片万家灯火。

参军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一个人两天里就算只睡两个小时,也能在打靶时打出48环的好成绩;知道一个人的极限是可以不断逼出来的,在漫长的武装越野中,不断突破自己的瓶颈;知道就算遭受多少委屈,也会在电话里告诉父母自己一切都好,勿念。

有不少朋友爱这身军装胜过军人这个职业,可是谁又知道迷彩服背后的那一道道伤口呢?训练战术动作时,手肘处的伤口在结痂与化脓之间反反复复;练习叠被子时,因为被子的棱角不合格,被班长扔到卫生间;训练马术时,两只脚的脚趾头被自己的战马踩得全是淤血。可是当你的战术动作日益规范时,谁还会在意曾经的泥里来土里去呢?当你的内务水平成为模范标兵时,谁还会在意无数个午睡时间里不眠不休整理被子的光景呢?当你驰骋高原,策马扬鞭,少年得意时,谁还会在意一次次摔下马后那一身的伤疤呢?

当你真正融入部队之后,你会发觉你所经历的一切远不及影视作品中的那样多彩绚丽,我们大多归于平凡却丝毫不敢懈怠。周末休息的时候,我们也会有篮球赛,也会组织大家观看电影;遇到节假日时,我们除了有一丝不苟的战备工作,也会有难忘的篝火晚会。那个曾经流连在象牙塔里的我,蜕变成连队的文娱好手,给大家讲解中庸之道;那个曾经在大学体测中单杠只能拉三个的我,蜕变成400障碍赛道上的示范兵;那个曾经懵懂无知的大一学弟,蜕变成了一名合格老兵,手把手教新兵们每一个马术动作。短短两年,黑了,瘦了,自信了,挺拔了。

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连队,却总能吸引一批又一批的战友从五湖四海相聚在此。退伍那天,我们身披哈达,接受每一位战友的祝福。我曾反问自己,再回到魂牵梦绕的大学校园之后是否会怀念起这个坐落在祖国西北内陆的高原部队呢?回来许久,山一程,水一程,唯独难忘那个灿烂的午后,大家骑马巡山,路过藏民的白帐篷,邂逅漫山遍野的格桑花,遇见“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地见牛羊”的世间绝妙之景。梦里,回忆里,心心念念的全是军旅的点点滴滴。

谁不想让自己过得潇洒,可是这个社会总会需要让一部分人脱下华服,去投身这样一个只讲究奉献不要求回报的集体中,去成全其他人的潇洒。

在茫茫的人海里,我是哪一个?

在奔腾的浪花里我是哪一朵

在灿烂的群星里,我是哪一颗?

不需要你认识我,不渴望你报答我。

我把光辉融进祖国的山河,

山知道我,江河知道我,祖国不会忘记我。

殷切希望每一位有拳拳报国之心的同学们忠于自我的选择忠于祖国的召唤誓将青春热血洒遍祖国河山

野外放马

在大学带军训时教同学们唱军歌

野外驻训

6月飞雪的营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