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这蓝色的海洋    ——入伍大学生访谈(六)
发布时间:2017-06-04 浏览次数:

 

20年的生命里,从未想过自己的生活会因入伍而有所波澜,从未想过自己能够爱上那身白军装,爱上那片蓝色的海洋。相较于地方的自由惬意与浪漫洒脱,军营生活更显得充实有序和热血激昂。花季的年华,脱下高跟鞋,换上作战靴,封存连衣裙,换上白军装,剪去及腰长发,就为了我心中那片海,在战位默默将自己的青春和热血汇聚成强军兴军的战斗力。

还记得入伍前的那个夜晚,父母似乎有说不完的叮嘱,而我,似乎有流不完的眼泪,那时的我,从未想过自己会独自离开家那么久,也不确定入伍这一选择是否正确。那夜,漫长而难寐。

翌日,与父母告别,跟随着带兵班长踏上了属于我的陌生而令人期待的军旅之路。新兵连的三个月,似乎就是一场与汗水的斗争。汗水从早起的那一刻开始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衣服也似乎没有要干的意思。如果说早上队列训练中的军姿站立、摆臂练习、正步端腿让我难以招架,那么,每天下午的三公里,简直是我的梦魇。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以天天和三公里打交道,也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自己可以将“坚持”二字发挥的如此淋漓尽致。三个月,虽只是两年里的一部分,却已经足够让我感受到了作为海军家庭中的成员而拥有的骄傲,让我获得了共患难的战友情,让我从温室里的花朵变成敢于在骄阳暴风下生存的雄鹰。

如果说新兵三月是身体上的疲惫,那么下连后的日子简直可以用“身心俱疲”来形容。每天有打扫不完的卫生、整理不完的内务、更有学习不完的业务。每天只有23个小时的睡眠时间,在一个特别注重业务的连队,只有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代号,才能证明自己的能力,才能为这个连队做贡献。很幸运,我拥有一个带着我学业务,日常又与我交心的师傅,让我成为在同年兵中第三个考出代号独立值勤的人。当然,独立值勤意味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尤其是在接转首长电话时,更是要注意自己的业务能力以及应对能力,一个小小的失误,对于首长或者整个机关都可能发生严重后果。现在细细想来,曾经枯燥的背数以万计的号码、背勤务用语、背值勤还是蛮有意思的,和同年兵一起在电视房熬夜背业务何尝不是一种回忆。

其实,人真的是很奇怪的生物。刚入伍两三天就开始天天倒计时,觉得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容忍这样高强度的训练,觉得没有自由,可真快到退伍之时,却都是满满的不舍,总觉得还没有做好离别的准备。

两年里,从未想过自己会爱上这身军装,爱上这个集体,爱上这里的一切。原来,温室里的花朵真的可以成为暴风中的雄鹰。虽然与家人分别了两年,但我在这里收获了更多的家人。第一年的大年三十,大家抱团流泪思念着家人,互相鼓励、互相安慰、互相支持,可在春节联欢会上,当强军战歌这一节目出现时,大家又将所有的思念化成了激昂,一起跟着合唱,似要将自己对部队的所有热情都唱出来,传到远方家人的耳里、心里。第二年的大年三十,虽在值勤中度过,却让我深刻感受到了入伍的意义,与祖国的距离。

两年,真的改变了我很多,虽然最后选择了退伍,但我依旧会记得那个让我喜让我忧的地方,依旧会记得那个三尺机台,依旧会记得那身白军装,那片蓝海洋。依然记得当时的自己才刚刚看顺眼肩上的两拐,可就要卸下它;好像还有好多事还没有做,可是,却又不敢去做,因为,可能就是最后一次了;还记得当时哽咽着和首长报自己代号时的样子;但我知道,我一点也不悲伤,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在最耀眼的青春年华,穿上帅气飒爽的海军白,只让我觉得因有这样的青春而骄傲。

 

作者:南京中医药大学卫生与经济管理学院学院电子商务专业2013级学生倪晓婕2014年9月应征入伍海军,现已退役。